document.write('
')

冷作钣金 精准焊接(工匠绝活)

冷作钣金 精准焊接(工匠绝活)

【绝活看点】

甘俊林,中车眉山车辆有限公司冷作钣金工、电焊工。从业17年来,他潜心钻研冷作钣金技艺,相继创新和改进铁路货车制造工艺100余项,解决关键技术难题50项。他将冷作钣金技艺与电焊技艺巧妙融合,以高质量焊接水平保证工件精度。

嗞嗞声不绝于耳,巨大的起重机轰鸣声,响彻整个中车眉山车辆有限公司货一车间。站在火车车厢钢架构件前,甘俊林手拿塞尺(见上图),一一测量钢构件的精准度。

正在进行的是货运火车车体焊接矫正工作。“精准度不够,需要通过焊枪稍微调整下”,只见甘俊林手持焊枪,对钢构件的焊缝处轻轻用力,顷刻间火花四射。

冷作钣金,即将金属板材或型材,在基本不改变其断面特征的情况下,加工成各种金属结构制品的综合工艺。“冷作技艺包括放样、下料、组装、检验等几步”,忙完手头的工作,甘俊林快步走出厂房,向记者介绍起这个市场紧缺的工种。

“放样,是冷作钣金的第一步。”根据图纸,确定部件尺寸,而后利用划线工具和样板,为工件划样,甘俊林对此已轻车熟路。尽管电脑放样技术已经较为成熟,手工技艺在甘俊林的心里仍然非常重要。

“放样的难点在于电脑不可能对所有尺寸的工件都同样适用。”在公司焊接实验室,甘俊林拿起一个尚未加工的钢构件,“像这种卷板,要根据卷形,判断钢材做平以后的尺寸,这就需要丰富的经验和很高的精准度。”甘俊林说,尺寸大小精确,是后续下料环节的基础。

组装是金属构件成型的关键一步,需要把变形压缩到最小。“变形,在冷作钣金加工中很常见。”甘俊林介绍,变形的原因包括金属构件内应力变形、刚性变形和焊接变形等。

“如何控制变形,保证构件精度?”一名青年技工发出疑问。“首先是要预留一定变形量,保证构件组装时能精准对接。”甘俊林说,“其次就是焊接。”除了焊接时保证精准度之外,还可以利用焊接进行矫正,这样能起到反变形的作用。

从事焊接多年,甘俊林尤其擅长手工焊条电弧焊和手工钨极氩弧焊。焊接环节,温度至关重要。温度过高,焊缝则发灰;温度合适,焊缝则发亮。就手工钨极氩弧焊而言,银白色焊缝为最佳,但能达到金色和绿色焊缝已经非常不易。

“由于火车车体常用碳钢,很难达到银白色”,但甘俊林通过多年焊接练习,金色和绿色焊缝已成为焊接常态,时不时出现的银白色焊缝更让他十分欣喜。逐渐成熟的技艺背后,是不断付出的艰辛。早年焊接时臂力不够,他就用自制沙袋绑在手臂上练习,增加焊枪稳定性。为分析焊接缺陷,他用手机拍摄焊接焊缝,回家仔细研究焊接纹路。在别人下班后,他还常在车间现场多待上两个小时,研究焊接技艺……

“焊接成功,则为高效组装奠定基础。”甘俊林向青年技工们说,焊缝的颜色反映的是焊缝稳定性,关系构件刚性固定程度,是构件质量的保证。而等到采用工装等组装方式组装完成,一个新构件就将迎来检验环节。

拿着塞尺,检验钢构件的精准度,便是甘俊林进行装配矫正的开始。用钣尺测量平面度,用线锤测量垂直度,用卷尺测量距离,再用眼睛一一仔细查看焊缝和焊接质量,当焊接火花在焊缝处重新闪耀,装配矫正工作也即将完成。

2018年夏天,在湖南株洲闷热潮湿的空气里,历经近3小时的角逐,甘俊林摘获“嘉克杯”国际焊接大赛钨极氩弧焊成人组比赛一等奖,成为他在焊接领域的高光时刻。多年以来,他还潜心钻研冷作钣金技艺,相继创新和改进铁路货车制造工艺100余项,解决关键技术难题50项。

提起甘俊林,中车眉山车辆有限公司首席技师张志发这样形容:勤快,踏实。而今,甘俊林也已培训青年技工4000余人次,他带领的团队先后十几人获评高级工。(记者 王永战摄影报道)

《人民日报》(2022年02月21日第06版)

责编:叶壮

冷作钣金 精准焊接(工匠绝活)

上一篇:奥运不爽姐要求删除外泄艳照:当时未满18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