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人才回流助力贵州乡村振兴开新局

促进人才、资金、技术向欠发达地区流动,是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举措。

记者近期在贵州调研时看到,一批批年轻人下乡扛起基层组织建设重任,一个个“新农人”在农村投资创业激情澎湃,一篇篇“大豆大咖”“蘑菇教授”的“论文”写在田间地头……生产要素自发向欠发达地区流动,人才回流渐成气候。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关键在干。“游燕”归乡,带动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重组,如今贵州乡村振兴迎来充满活力的新局面。

新村干:从口头到心头,青春洒在农家院

从城市回到农村,不少“90后”“95后”开始在基层组织中“挑大梁”。

最近,贵州都匀市墨冲镇同心村党支部被评为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五星级党支部”。两年前,在城市打拼的娄大付,来到同心村担任村支书,决心探索党建新路径,积极发挥党组织的引领作用。

开会不走过场,把理论学习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在一起,是娄大付的关键一招。过去,村干部年龄老化,不会用电脑,村里开会学习,以念文件为主。现在,年轻的村干部们结合学习主题,将群众身边的事拍成短视频,或者做成PPT等,用多媒体方式在大屏幕上一边放映,一边开会讲解。

“比如,学习中央一号文件时,就结合村里主导产业芦笋存在的问题,开展技术培训和问题答疑。内容务实,形式新颖,吸引了党员和村民积极参与。”娄大付说。

在贵州贵定县盘江镇“90后”镇长李可看来,返乡、入乡扎根的年轻力量,极大增强了基层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

集体经济从“空壳”,到积累300万元,贵州正安县土坪镇明星社区用了7年时间。这个偏远的社区,每年茶叶产值超700万元,在居委会主任惠超带领下,走上了做大做强集体经济的梦想之路。

4年前,惠超号召村民种茶致富,响应者寥寥无几。为了提振村民信心,他决定带头入股集体经济合作社,同时动员村里的17名党员一起干。

“必须改变老思路,说‘给我上’不如说‘跟我上’。我带头入股,增强了群众对发展产业的信心,让他们愿意跟着我干。”惠超说。

凭借着多年在沿海地区务工的经验,惠超的新思路带来了新动力:全村茶园迅速从2000亩拓展到7000亩;去年集体经济合作社实现利润100多万元……今年,明星社区100多户群众纷纷出资入股集体经济合作社。

贵州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基层组织换届之后,村党组织书记中,学历大专及以上的占54.6%,比上届提高20个百分点;平均年龄40.5岁,比上届下降6.5岁。本届村党组织书记中,本乡本土大学毕业生、致富能手、回引人才分别占12.2%、42.1%、13.1%,比换届前分别提高5.5个、6.4个、7.4个百分点。

“支部强不强,关键看‘头羊’。注重从大学毕业生、致富能手、返乡人员中选拔村党支部书记,就是要提高带头人队伍整体素质,促进基层班子结构、政治生态进一步优化,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贵州省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

新农技:从屋头到田头,“论文”写在脚板底

从书斋、学校,走向田间地头,是越来越多农业技术专家的选择。

在贵州大方县,大豆种植面积从2011年的100多万亩,增加到今年的300余万亩;大豆亩产量从70公斤提高到150公斤。这个可喜的改变,凝聚着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贵阳综合试验站站长陈佳琴团队多年的心血。

大方县是贵州大豆主产区,但传统大豆品种结荚少、易倒伏、产量低。2016年,陈佳琴决定去大方县当科技特派员,引进国内300多个大豆品种进行适应性鉴定。经过3年引种试验,终于选育出产量较高的黔豆7号、齐黄34、中黄76等品种。

“只有到田间地头,才能发现真问题,研究才能有的放矢,科技成果才能转化为生产力。”陈佳琴说。

农业专家下乡,不光能选育品种,还能帮助农民通过稻田轮作提高亩产效益。

贵州的冬季,农田大多闲置。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副研究员张邦喜看准了这个提高农民收入的方向,立即着手培养冬季低温菌种,帮助农民利用冬季闲田种植羊肚菌。

贵州剑河县革东镇麻栗村农户姜帅曾多年种植羊肚菌,但由于技术不过关导致连年亏损。起垄、覆膜、放营养袋、采菇……张邦喜驻村指导后,手把手教会姜帅所有技术细节。

站在羊肚菌基地大棚里,姜帅一边采摘羊肚菌,一边喜不自禁地说:“今年亩产已经超过600斤,产值接近100万元。”

6年来,张邦喜一直奔波在苗岭山区。“冬季种菌,春夏种粮,稻田轮作技术一旦被农民掌握,就能够直接转变成收入。”张邦喜说。

上一篇:广聚天下英才 共闯贵州新路
下一篇:南明区2022年“聚才强省会,筑梦展未来”系列招聘活动贵州大学专场顺利举行